筆趣閣 > 都市之絕代戰神 > 第422章 名震湘省

第422章 名震湘省

作者:青鋒石上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
一秒記住【筆趣閣 www.oiafbl.icu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    “呼呼···”狂風呼嘯,黑云壓城。

    此刻,在湘省第一醫院的門口。

    “所有的人!趕緊下車。快快快…”此刻,三輛警車,兩輛武警車停在了醫院門口。隨后只看到一個青年急忙的下了車,在青年身后,黑壓壓的一片警察。

    “是…隊長。”聽到這話,眾人都是精神一震。隨后直接向著醫院撲了進去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!弟弟,你就好好的等著,在這里等著。等一活兒,劉鐵他們馬上就來了。”此刻,在病房里面。榮花正在給榮天寧肖著蘋果,隨后一邊遞給榮天寧,一邊安慰的說著。

    “嗯!”榮天寧此刻在姐姐的安慰之下,也是恢復了過來。情緒平靜了下來了。

    “砰!”而正在此刻,只聽道一聲悶響,隨后只看到黑壓壓的一大片,警察全部是身材魁梧的警察。

    “不許動!”

    警察一進門,當即舉槍。隨后冷聲呵斥,隨后為首的青年警察當即開口

    “誰是榮天寧?誰是榮龍?你們兩個被捕了,涉嫌開設賭場!”

    “嗯?!什么?你們沒有搞錯吧?我的天?這是什么?”聽到這話,在床頭上面的榮天寧當即臉色一變,十分難看。

    “哼!有沒我搞錯呀?警察先生,您這是在開玩笑嗎?”聽到這話,那榮龍當即一愣。隨后臉上涌現了一抹笑意,緩緩地說著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榮龍的話剛剛說完,只聽道房間里面的打手頓時悶哼一聲。隨后都是神色不善的盯著警察。

    “這是抓捕命令。”隨后,只看到青年警察當即拿出來了一張抓捕令。

    “嗯?!”看到這抓捕令,這榮龍當即是瞳孔一縮。臉色也是變得十分難看。

    “把這兩個人帶走,其他的相關人員。交給武警。”隨后,青年警察點了點頭。當即轉身離開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笠日,天清氣朗。

    在湘省,警察局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蕭少,這一次多虧你提供的這個證據了。也讓我們能夠順利的解決這個湘省的毒瘤。”此刻,李存孝送著蕭風出了警察局,臉上堆滿了笑容。

    “嗯!如此,那我也就放心了。辛苦您了。”聽到這話,蕭風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蕭少走好,替我向蕭部長問好。”隨后二人一陣寒暄,李存孝把蕭風送離開,還不忘打招呼。

    送走了蕭風,李存孝這才轉身走進了警察局,準備上報這件事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湘省,一間豪華的酒店里面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兒?我沒有聽錯吧?”此刻,一個白發蒼蒼的老頭兒開口。一手緊握著自己的龍頭杖,看著對面的青年不可思議的說著。

    “老爺子,這是真的,是我今天得到消息的,湘省從此以后再無洪青。你就放心吧。這可是我手底下的一個兄弟,他的哥哥是警察。得知這個消息他特地一大早跑過來告訴我的。”一旁,一個一臉橫肉的青年開口。語氣中帶著肯定。

    “嗯?!你說的是真的?既然如此,好,現在就給我把所有的人召集到總部,馬上開會。我倒是想要看看,洪青沒有了,誰敢和我們爭奪!”

    “對了,你再去給我查一下洪青為什么覆滅。”聞言,老爺子頓時大喜。摸著自己的胡須一間笑容的說著。

    “是!”聽到這話,青年點了點頭,隨后離開了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在湘省的中央商務區

    一間辦公室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…這個老不死的總算是被全部打掉了。干的太漂亮了。”

    “消息卻,確切嗎?對了,蕭風是誰?為什么會有這么大的本事?”此刻,在辦公桌一個尋摸二十六歲左右的青年臉上帶著冷酷的笑容,皮笑肉不笑的說著。

    “林哥,這個蕭風我們暫時沒有查出來。只是,根本我們的分析,當時洪青被抓都是蕭風一手造成了。小道消息還說,那位見到了蕭風都是恭恭敬敬的呀。”聽到青年這話,底下的一個板寸青年一愣,緩緩地說著。

    “好,既然如此,通知公司高層。我們準備進軍。一直被洪青壓著,沒有想到如今洪青沒有了,我們必須要搶占先機。還有,你快點給我查清楚蕭風這個人,有必要,我們可以去拜訪一下。能夠讓那位如此…恐怕以后我們的發現難免會遇到這位蕭風。”沉吟半響,青年冷峻的笑容消失,一間認真的說著。

    “是!”聞言,青年點了念頭,直接開口。

    “快!給我查,這蕭風究竟是誰?不管無論如何…想辦法靠近他,接觸他,與他成為朋友,洪青留下的產業我們暫時就不管了。”聞言,一旁的青年開口。語氣中帶著絲絲的震驚。

    “什么?!蕭風怎么這個名字聽的這么耳熟?”

    “難道…長三角蕭風?”

    “通知下去,以后在湘省遇到蕭風這個人,和他的朋友一定不能夠起沖突”此刻,又一個勢力大佬得到了消息。當即命令自己手底下的人不要惹蕭風。

    整整一上午蕭風的名字就已經響徹了整個湘省。不僅如此,最后查處了蕭風,眾位大佬似乎已經達成了一致,都是告誡自己手底下的人,不要惹蕭風。

    一時之間,蕭風的名字響徹了整個湘省!

    而身為罪魁禍首的蕭風卻是要馬上離開湘省了。

    湘省飛機場。

    此刻,在機場外面。

    蘇雨澤蕭風和柳青瑤買好了機票,蘇雪琳靜靜的站在蕭風的身旁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…”

    清風拂面,一陣清風吹過,綠化樹嘩嘩的搖動著自己的樹枝,葉子更是隨風飄蕩。

    清風吹動柳青瑤的烏黑秀發,柳青瑤雙目睜大。緊緊的盯著柳父,眼中盡是不舍。

    雖然,她從心底恨賭博,更是厭惡父親屢教不改的賭博習慣。可是,畢竟是自己的父親,況且,一想到接下來很長時間見不到父親,她也是內心不好受,一股傷感瞬間涌現心頭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瑤兒,你能夠找到雨澤這么好的男朋友太好了。父親替你高興。你放心的去上學吧。如今事情解決了,父親以后絕對是不會在賭博了。你放心吧,我努力掙錢,買個房子,給你當嫁妝。去吧瑤兒,太久了會誤了飛機的。”此刻,看到柳青瑤都快要流下眼淚了。柳父嘿嘿一笑,摸了摸柳青瑤的鼻子說。

    “爸爸…”聽到這話,柳青瑤再也遏制不住內心的悲傷了。

    “行了,傻丫頭。你們趕緊去吧,雨澤呀…你可不能夠欺負我們家的瑤兒呀,他可是很乖的。還有,這一次真的要謝謝蕭風先生了。如果沒有你,或許我真的再也不可能見到瑤兒了。”隨后,柳老千又是語重心長的說著。

    “再見。”隨后眾人招呼了一聲,蕭風等人就直接離開了。上了飛機,回東海市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家,這幾天也算的是平靜,沒有出現什么特別的大問題。

    晚上,蕭風訓練完畢,剛剛洗了一個熱水澡。

    “嘿嘿…姐夫,姐。你們都在哪呢?”蕭風剛剛坐在沙發上,拿起報紙,門口就傳來了蘇雨澤的笑聲。

    “嗯?!怎么了?雨澤,今天怎么這么高興?”蘇雪琳剛從廚房走出來,看到蘇雨澤一臉的燦爛笑容,忍不住開口詢問。

    因為在她的印象里面,蘇雨澤從來都不會笑,一旦笑,制定是不會有什么好事兒的。

    “嘿嘿…沒咋,就是…這不是學校非要開一個什么親自會,說白了就是家長會,還美曰其名…我也是很無奈…姐您也知道,您公司這么忙,老爸老媽才沒有那么多的時間…”見狀,蘇雨澤嘟囔著。

    “開家長會?”聽到這話,蘇雪琳一愣。隨后回過了神。

    “蕭風…要不你去吧?公司明天有一個大單子…估計我是抽不來了。你去?”聞言,一旁的蘇雪琳開口。看向蕭風,眼中帶著絲絲的懇求。

    “嗯…這樣也行,我就不去公司了,直接請個假。然后去雨澤的學校。”聞言,蕭風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哎…好嘞,這樣也好。就是要麻煩一下姐夫了。”聽到這話,蘇雨澤就像是如解重負。當即重重地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“呼呼呼…”

    此刻,夕陽西下,天色變得昏暗,在一條小路上,一個孤單的身影緩緩地前行。

    “哎!我該怎么辦?到底怎么辦呀?”此刻,已經放學半個小時了,唐柔一個人獨自走在這個平時每天二十分鐘就能夠走到家嗯小路上。嘴上嘟囔著。

    “呼呼…”

    一個清風徐來,吹起了唐柔的秀發。秀發飄動,唐柔的心思也是隨著秀發飄動。

    “哎呦!”

    一不小心,唐柔歪了自己的小腳,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我該怎么辦?接下來我該怎么辦?到底是回不回去?”忘了疼痛,唐柔倒在地上,依舊念念不忘的說著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…我說唐柔呀,你這是在干什么呢呀?真是的,叔叔我都等了你半天了。還等著你放學了給我做晚飯呢…可是就是等不來你呀。。”正在此刻,只聽道一個戲謔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蹬蹬…”隨后,一陣腳步聲音響了,緊接著,只看到一個皮膚黝黑的三十歲漢子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我…我們學校要開一個類似家長的會議,明天必須要去…你…你可以去嗎?”看到這個漢子走了過來,唐柔忍不住咬住自己的孕唇,緩緩地說著。十分的憋屈。

    “會議?我懂屁的個會議,唐柔我可是給你把話說清楚,你現在不趕緊回去到時候遲了,老爺子一命嗚呼,那就不要怪我們了,我只不過是過來給你提個信兒罷了。對了,忘了告訴你,我來還有一個事兒,就是帶你回去。讓你見你爸的最后一面,哈哈哈…我說的這個是有個能是最后一面,當然前提條件是是老爺子聽話。”見狀,漢子冷笑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你…住嘴。明天,明天你去學校,然后給我請假。不然的話,學校是不會讓我跟你走的。”聞言,那唐柔的眼中掠過一抹倔強。

    “哼!唐柔,好,既然你都這么說了。那就這么來,明天參加活動。完了明天下午你就跟我走。回村子里面…如果你要一直這樣拖下去,我也是不會介意的。畢竟老頭死了還是一樣的。”見狀,漢子眼底掠過一抹冷笑,隨后一字一句的說著,眼中盡是快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天清氣朗。

    在東海市第一學院門口,

    “吱!”

    一輛思域停在了門口。隨后只看到一個青年緩緩地走了下來。蕭風下了車,一臉冷峻的走進了學校,隨后直接去了蘇雨澤得班里面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蘇雨澤所在班級里面的同學父母全部來了。

    時間宛若白駒過隙,一轉眼的功夫就已經是下午兩點了。而這一次的活動也是圓滿成功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…姐夫,怎么樣?在學校里面的表現還是不錯吧?”蕭風剛剛從門口出來,只看到蘇雨澤不知道從哪里出來,一臉的笑容看著蕭風。

    “嗯,勉強吧,還能夠湊合,沒有想到,我說你為什么找我給你來呢。”想想昨天蘇雨澤的樣子,再想想今天老師單獨找的他談話,蕭風明白了,蘇雨澤昨天就是害怕蘇雪琳去,到最后如果蘇雪琳不小心給了父母,到時候他肯定很難繼續在心里讀書了。

    “唐柔!我告訴你,我再給你一次機會。現在,你就帶著我去你們老師的辦公室。我們去請假,如果請不到假,不管是否能夠請假成功,到時候必須要走。”正在蕭風二人說話的時候,不遠處傳來了一陣的叫囂聲音。

    “哼!你們放心吧,無論如何,我都是不會屈服的,更不會跟著你回家的。”突然,一旁的唐柔陡然開口,語氣中帶著絲絲的堅定。

    “嗯?!”

    聽到唐柔的話,蕭風皺了皺眉頭。

    “嗯!唐柔你也在這里呀?這么巧?怎么了…這位是?”緊接著,蕭風與蘇雨澤二人快步走了上去。蘇雨澤開口詢問。

    “嗯?!蕭風大哥…雨澤?”聽到聲音,后者也是一愣。
3d彩票实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