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盛少私寵:天價棄婦帶球跑 > 第525章 你從哪里拿到的這個東西

第525章 你從哪里拿到的這個東西

作者:超靈的佑子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
一秒記住【筆趣閣 www.oiafbl.icu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    蒼影的攻勢并沒有因為她的話停下來,反而來時更猛。

    溫初安躲避不及,手臂,脖子,臉頰皆被匕首擦出幾道血口。

    害的她險些爆粗口。

    “安小姐?”這邊的打斗很快就驚動了廢墟里暫作休息的人。

    花澤第一個沖到他們之間做阻攔。

    “蒼影你先住手。”

    “讓開,不然連你一起殺。”蒼影冷聲開口。

    二對一的情況下,蒼影依舊穩占上風,溫初安心里發緊,沒想到這個蒼影的實力竟然這么強,竟然在花澤隱藏氣息的情況下還能先她一步捕捉到她的攻勢。

    連他的也是。

    “你想殺我,至少也要給我一個理由吧!”溫初安奮力抵抗。

    心里把蒼影罵了一萬遍不止!

    蒼影緊閉著的唇一個字也不愿意多吐露,鐵了心的想要她的命。

    幸虧凡爾及時趕到,在他的授意下其他人加入才將兩邊的人分開。

    溫初安劇烈的喘息,只覺得自己的四肢發麻控制不住的抖動著,體內的氣象隱隱有些控制不住的跡象。

    她強忍著不適掐著自己的掌心。

    “蒼影,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,你為什么忽然這樣?”花澤攔在她的面前出聲質問。

    蒼影銳利的眸子死死的盯著溫初安的位置,像是把她的靈魂也看穿一樣,“她不是改造人。”

    聲音篤定。

    其他人立即露出一副震怒和防備的姿態來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龍爺親口說的,不會有假。”

    蒼影視線轉向她,“改造人能力一經崛起只會越來越強,可是她的能力,有問題。”

    眾人的視線再次落到溫初安的身上。

    蒼影是他們所有人里除了凡爾之外資歷最老的改造人,比他們出現的都早,他平時不愛說話,可是一旦說話,說出來的東西就沒有人會質疑。

    溫初安深深的皺眉,蒼影說她的能力有問題?

    她的能力卻是有問題,只是被壓制了一部分而已,可是看他們的神情,好像事情并沒有那么簡單一樣。

    凡爾抬手穩住了眾人的情緒,面向溫初安 ,“你有什么想解釋的?”

    溫初安緊緊攥著的手心不敢松開,一邊要壓抑體內因為蒼影的進攻而變的異常活躍的能力,一邊還要控制住情緒跟這群人解釋她為什么能力受限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們說的是什么,但是我可以告訴你們,我的能力還沒有完全開啟。”溫初安一字一頓的開口,每說一個字,音頻撞擊的胸腔一陣陣的發疼,臉色煞白。

    隨著她的話落地,在場的每一個人都震驚的無以復加。

    “這,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我還是第一次聽說能力沒有完全覺醒這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她確認不是在騙我們?”

    凡爾看了一眼溫初安,大步上前,花澤剛想攔著,就被溫初安制止,沖著她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凡爾扶住她的手臂,溫初安下意識的反擊,被他穩穩的牽制住,“事情沒弄清楚之前,我不會對你怎么樣。”

    溫初安這次徹底放下心。

    凡爾扶著她在一旁的廢墟上坐下,翻看了一下她的瞳孔又仔細的觀察了一遍她手腕地方的血管,問道:“你的能力覺醒多久了?”

    溫初安回想了一遍狩獵場的時間,“三個多月。”

    “三個多月怎么可能?!”

    “她一定是在騙我們!”

    “凡爾,殺了這個女人,我們離開f國。”

    “對,離開f國。”

    “安靜!”凡爾沖著人群呵斥一聲,那些人這才消停。

    溫初安觀看了一眼那些人,臉上的神色卻是比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還要驚慌憤怒。

    許久之后,才聽到凡爾再次出聲,“一般改造人的能力覺醒之后的三天就會出答案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答案?”溫初安心底生出一抹不好的預感。

    凡爾沒有出聲,片刻之后,花澤才幽幽的開口。“生,或者死。”

    只是這三天的過程異常的漫長和痛苦,大多數人的死亡可能不是因為沒有挺過去的死亡,而是承受不住這種痛苦選擇了自殺。

    活下來的那部分好一點的用幾個月來適應自己的新身體,差一點的,可能長達三五年都很正常。

    所以她的能力開啟了三個月之久還像是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,自然讓人懷疑。

    溫初安聽完之后倒抽了一口冷氣,在危險區那次那么痛苦的經歷居然只是一個開始?

    “所以蒼影才會懷疑你。”花澤小聲的開口。

    了解了經過,心里一個更大的疑惑隨之而來,還不等她細想,心臟的抽痛隨之而來。

    微風拂過的瞬間變成了劇烈的呼嘯落在耳朵里,一陣陣刺耳的通光從腦海里劃過。

    溫差能來不及解釋,顫抖的手從領口拿出小藥瓶,倒了一顆藥丸放進口腔里。

    “這是什么?”

    溫初安看了一眼被凡爾攥在掌心里的藥瓶,雙手捂住胸口,“這個就是抑制我體能能力的抑制藥。”

    抑制藥三個字一落,場面又是一陣小小的騷亂。

    就連蒼影看到聽著這個名字的時候,臉色都頓了頓。

    “你從哪里拿到的這個東西?”

    凡爾的質問聲在耳邊響起,溫初安疲憊的閉著眼睛,花澤眼睛手快的趕到她的身后扶住她的身體。

    身體在極限的情況下服用抑制藥唯一的壞處就是會脫力。

    凡爾見她現在的情況也不像是能回答問題的樣子,只能讓花澤帶著她先回到破舊的房屋臥室里。

    經過整整一夜的修養之后,她的精神狀態才好一點。

    陽光透過破破爛爛的窗簾落下幾道光芒,溫初安抬手遮住眼睛,好一會才從迷蒙的轉臺里回過神來。

    她猛的一下清醒過來,猛的一下從床上坐起來,她看向旁邊桌子上的杯子,緩緩的伸手攥在掌心里用力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表情失望的把杯子放下。

    力氣沒了,杯子完好無損。

    她有些頭痛,心里只祈禱今天最好什么事情都別發生。

    “這個藥你是從哪里得到的?”詢問的聲音在房間里響起。

    溫初安聞聲朝著角落里的方向看過去,蒼影整個人像是與黑暗融為了一體一樣,溫初安心里一驚,猜想他可能是和花澤一樣擁有收斂自身氣息的能力。

    因為昨天他的忽然襲擊,讓她又暫時失去了能力。

    抑制藥的作用是會慢慢消退的,她本來想等到今天傍晚的時候確認不會出事在吃一顆,可是現在好了,她的能力又被壓制了。

    至少也要到明天一早才能動用十分之一左右的樣子。
3d彩票实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