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一胎二寶:總裁寵妻太甜蜜 > 第205章 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要問

第205章 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要問

一秒記住【筆趣閣 www.oiafbl.icu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    時御寒的情緒沒有絲毫變化,神情也是淡然自若的可以。若不是他嘴角輕輕揚起的弧度,或許都會讓人誤以為他只是開了一個玩笑,或者是在說今天的天氣很好而已。

    然而事實卻是:這不是玩笑,這是真的。

    慕青山怔怔的望著時御寒好久,聲音滿是不可思議的追問:“我姐懷孕了?姐夫,你認真的?”

    時御寒頷首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我又要當舅舅了?”

    慕青山的反應真的有些大,連慕南山都被他驚到了,沒好氣的嘀咕:“青山,你都多大的人了,能不能穩重一點?”

    “爸,這是喜事,我穩重什么啊。”邊說慕青山邊抬起手搓了搓自己的耳朵:“我得好好準備一下,給我小外甥一份特別的禮物。”

    慕南山抽了抽嘴角,盡管滿臉喜悅掩都掩飾不住,還是怒呵慕青山:“你這臭小子,老實一點不要惹事,心意到了就行了,孩子會理解你的難處。”

    “爸,你說這話就不對了,我給我小外甥準備禮物怎么了,我難道就沒有能力準備嗎?你這是看不起我。”

    慕南山冷笑,滿目凌厲:“你做得哪件事讓我看得起啊?你姐姐都幾個孩子了,你連女朋友都沒談過,你是要氣死我嗎?”

    “你們明明就相差了幾分鐘,怎么差距就這么大呢?臭小子,你……”

    時御寒站在一旁,看著慕南山和慕青山父子二人的互動,竟然心生羨煞的很。

    或許,這才是父子之間該有的相處模式。

    普通人家父子,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可惜……他,時御寒,一個被眾人羨慕,被奉為神抵的天之驕子,竟然從未體會過。

    怪時景榮嗎?

    時御寒曾經是很怪的,后來,就漸漸看開了。

    是啊,怪又能怎么樣呢?

    怪他,恨他,怨他,也改變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特別是時御寒有了慕傾城以后,愈發能體會跟自己不愛的人過一生,生孩子,會是什么體驗。

    時景榮不愛于俏女士,沒錯。

    時景榮錯就錯在明明不愛,還要勉為其難的娶了于俏女士,讓她一生不幸,也讓他這個沒有愛情而結合,生下的孩子極其不幸。

    身側的手,沒來由的攥緊,以至于慕南山和慕青山什么時候聊完了,正一眨不眨眼的盯著他看,他都不自知。

    慕南山和慕青山見狀,面面相覷了一陣,才由慕青山開口喚了時御寒:“姐夫,你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被喚回神,時御寒目光緩慢聚焦,然后“嗯”了一聲:“他們洗手怎么還沒回來。”

    時御寒話音剛落,慕傾城帶著兩只包子從餐廳門口進來。

    慕青山見了,嘿嘿一笑,頗為曖昧的眼神毫不掩飾:“喏,我姐他們回來了。”

    慕傾城聽得慕青山的話,面露驚訝:“你們在說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沒什么,就是姐夫想你了,你剛好回來而已。”

    慕傾城愣了下,狐疑望向時御寒:“嗯?是嗎?”

    時御寒但笑不語。

    他什么都沒說,慕傾城卻突然面頰緋紅:“都吃飯吧,再不吃就涼了。”

    一頓飯,其樂融融。

    飯后,慕傾城帶著兩只包子推了慕南山去院子里曬太陽。

    慕南山慵懶的望著天空,言辭頗為溫柔:“傾城啊,我聽御寒說你懷孕了。”

    慕傾城愣了好久,才點頭:“是,差不多一個月了。”

    慕南山笑意深不見底,又說:“好好養身體。”

    “爸爸,我會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好……”

    氣氛,一度沉寂。

    小包子沒說話,但心里也在想:要有弟弟妹妹了嗎?

    軟包子不似小包子那么能忍,她咕嚕咕嚕的轉動著眼珠子,看了看慕傾城又看了看慕南山,小聲問:“外公,媽媽,你們剛剛是在說我和時謙要有弟弟妹妹了嗎?”

    兩個人愣了好一陣,紛紛笑開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哇, 太好了,有了弟弟妹妹,我就再也不是最小的那個了。”邊說,軟包子拽著慕傾城的胳膊輕晃:“媽媽,弟弟妹妹什么時候才能出生和我玩啊?”

    小包子看著軟包子的動作,不悅的蹙了蹙眉心,冷聲提醒:“時晚,你輕點。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?”

    小包子白了一眼軟包子,有些諷刺的應:“她懷孕了。”

    軟包子只是反應不如小包子快,并不傻。她若有所思了片刻,立刻松開慕傾城的胳膊,像個做錯事的孩子:“媽媽,對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沒關系,你的動作那么輕那么溫柔,不礙事的。”

    軟包子輕輕搖頭:“我不管怎么樣,都不能做傷害弟弟妹妹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媽媽,你放心,我以后會保護你和弟弟妹妹,不讓任何人傷害你們。”

    小小的孩子,心思真的很單純。

    明明知道軟包子根本做不到,慕傾城卻心里格外的暖,像是被陽光塞滿了那般。

    她伸手摸了摸軟包子的頭發,眼神滿是溫柔和愛,那是一個母親對孩子發自真心的慈愛。

    她說:“晚晚放心,我和弟弟妹妹都會平安健康的。”

    軟包子點頭如搗蒜:“嗯嗯。”

    看著母女二人的互動,慕南山心里格外的安心。

    就算現在慕傾城不知道軟包子是她自己的女兒,也沒關系,早晚有一天真相會浮出水面。

    那一刻,會是慕傾城人生中難得的幸福時刻。

    院子里,陽光正好,微風不燥。

    偏偏客廳內,氣氛有些詭異。

    慕青山看著時御寒,眼神竟然隱隱透露著威脅的味道:“姐夫,你老實告訴我,你和我姐到底……”

    慕青山要問什么,時御寒知道。

    可現在不是時候,有些事情慕青山知道的太多,對他沒有半分好處。

    本來起初他真的以為一切都是陸夫人的主意,但就在幾個小時前,藍一派出去調查的人傳回來消息,陸夫人的后面還有其他人。

    那人是誰,尚未可知。

    目的如何,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一切,小心為妙。

    思緒到此,時御寒凜聲打斷了慕青山的話,一字一頓:“大人的事,小孩子不要問。”

    慕青山:“啊?”

    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要問?

    他們是大人,他成了小孩子?

    他不就比慕傾城晚出生幾分鐘嘛,至于?

    抽了抽嘴角,慕青山小聲的,格外堅定的提醒時御寒:“姐夫,我不是小孩子,我跟我姐是孿生姐弟,就差幾分鐘而已。”
3d彩票实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