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暖婚蜜愛:天價老公霸道寵 > 第801章 目前最重要的事

第801章 目前最重要的事

一秒記住【筆趣閣 www.oiafbl.icu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
    第801章 目前最重要的事

    蘇子矜很能理解自己父親的心情,他也覺得自己的爺爺一直是個溫和有禮的人,“爸,要不你先回家休息吧,實驗室這邊的事情我盯著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你回去吧,我在這邊照顧著伯母就行。”裴弋也開口道。

    她本來想和裴惠好好說話的,但是一看到魏國華,一想到剛才聽到的這些是非恩怨,她整個人都不好了,生怕那個人發瘋找自己的麻煩,只能選擇繼續留在蘇家這邊。

    蘇母除了臉色有些蒼白,精神狀態還不錯,“行了,我沒什么大事的,不用你們照顧,都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沒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還不知道你啊,你有什么想求證的就自己去求證,別憋在心里,別把自己憋壞了。”

    蘇父點點頭,“好,那你自己照顧好自己。”這事情要是弄不清楚,他怕是無心再繼續實驗的事情。

    臨走前,蘇父拍了拍裴弋的肩膀,裴弋挑挑眉,一副“你放心,一切交給我”的樣子。

    蘇子矜把蘇母送回了房間休息,就摟住了裴弋的肩膀往外走。

    裴弋扭了扭身體,“別摟摟抱抱的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和你說說話。”

    “別說了,我知道你想說什么。”肯定又來是給她做思想工作的,又要當教導主任了,她不想聽。

    “你覺得我話多我也要說。”

    “你這人真煩,有損你的形象。”

    蘇子矜帶著裴弋去了一個小偏廳,扔給她一瓶果汁,挨著她坐下。

    “蓋子都不打開,我怎么喝啊。”裴弋嘟了嘟嘴。

    蘇子矜搖搖頭,又幫她打開了瓶蓋,“喝吧。”

    “這才像話嘛,長點心吧,蘇子矜,要學會幫女孩子開瓶蓋。”

    “沒大沒小的,我是你哥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大哥哥,你要說什么?”

    蘇子矜順了一下裴弋的頭發,“小弋,你要記住,這些事情和你一點關系都沒有,你也只是無辜的受害者,不要覺得對不起誰,也不要自責內疚。”

    雖然是顧千歌代替她承受了這一切,但這一切又不是裴弋能選擇的。

    錯不在她。

    裴弋鼻尖有些發酸,別扭的道:“我才沒有。”

    “口是心非的小丫頭。”

    從剛才起,他就看到她一直緊緊的捏著拳頭,滿心滿眼的愧疚和自責,他擔心她走進了死胡同。

    經過這些事情,他也發現了,裴弋其實也是個很敏感的人,心里慣會藏事。

    “可是這些本來都應該是我承受的。”看到顧千歌這樣的,她怎么能不自責,她這完全是代她承受了這一切。

    這些年,她有在努力對她好,但是這和她受過的傷比,完全不值得一提。

    “那是上一輩的恩怨是非,和你無關,你那時候只是個小嬰兒,你能怎么樣啊。”

    蘇子矜剛才已經想起來了,他為什么會覺得魏國華熟悉,因為當年他確實見過他的,他看到他抱走了裴弋就追上去,死死的抱住他的腿,他扯開他的時候,他摔到了腦袋,這才腦震蕩忘記了這件事情。

    “反正我覺得千歌好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她是不容易,但也不是你的錯,你以后對她好一點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還有以后嗎?她怕是恨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恨你的是小歌,不是千歌,她們雖然是一個人,但是兩種人格思想是不一樣的,你別怕她。”

    “千歌是因為不知道這些事情才和我成為朋友的,現在她大概是已經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這么多年的情誼,她不會真的怪你的,拿出你小時候纏人磨人的勁來,她還真的能拒絕得了你嗎?”

    “我現在不會磨人了。”

    蘇子矜“切”了一聲,這話她一點也不信。

    “你這什么表情,我什么時候磨人了。”裴弋往蘇子矜身邊挪了挪,抱住了他的胳膊

    “撒嬌你倒是很會的。”還真別說,這小歌要是不暴燥,不發狠,那皮起來的樣子,和裴弋真的是一模一樣的。

    “我不會。”

    “你這個樣子不是嗎?”蘇子矜看了看自己胳膊上的手。

    裴弋立馬放開了,“討厭,那你是我哥吧,這情況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小弋,我和你都是千歌親近的人,她現在這個樣子,更需要我們的陪伴,不管過去發生了什么,長輩們之間有什么糾葛,我們都別去想,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把她拉回來。

    如果次人格占據的她的思想意識太久,她可能就真的回不來了,這個時候我們不能放棄她。”

    裴弋瞪著蘇子矜,“你說什么呢,我怎么可能放棄她,我永遠都不會放棄她的,我是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,她現在那么恨我,我就怕我幫不到忙,反而刺激到她了。”

    蘇子矜搖搖頭,“不會,我發現只要纏著她就行了,這個小歌看著兇悍一些,但是還是怕被人纏。”

    “這樣啊,那弄不死我,我就纏到她哭為止。”裴弋眼睛一亮,揮了揮拳頭。

    “對了嘛,就要拿出這種韌勁來。”

    “哥,那你和千歌還有可能嗎?”

    蘇子矜笑了笑,“不可能我會讓它變成可能的。”什么家族恩怨,他真的不想去管了。

    他只想下輩子好好寵愛她,免她憂,免她傷,護她一世無虞。

    “有志氣,我雙手雙腳支持你。不過別怪我潑你冷水,人家千歌未必還愿意和你在一起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說,她這曲折坎坷的前半生和蘇家脫不開關系,他們倆還能在一起,真的懸。

    “事在人為。”

    裴弋突然想到了什么,“啊,不對,那個魏國華也是蘇家人,那你和千歌不是有血緣關系嗎?”

    “你傻不傻啊,一個姓就有血緣關系了,家族里很多人和我們并沒有血緣關系的,我們這一脈才是蘇家最核心的一脈。”

    百年前,還有家臣一說,很多人進入蘇家就會改姓蘇,并且以蘇姓為榮。

    蘇問的祖先本就姓魏,是進了蘇家之后才改蘇的。

    “原來是這樣啊,嚇我一跳,真怕你們又成有血緣關系的親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沒有的事,別擔心。你自小沒在家里長大,對家族里的這些事情不是很清楚,等以后接觸多了就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哥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裴弋動了動嘴,終究什么都沒說,只是靠在蘇子矜的肩膀上,目前最重要的事,是讓千歌早日恢復正常,其余的走一步算一步,多想無益。

    “想說什么就說什么,別吞吞吐吐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說了,我們加油。”

    裴弋揚起了拳頭,蘇子矜和他輕輕一碰,“加油。”
3d彩票实战